当前位置: 主页 > 满族名人与轶事 >

李敖记起的北京滑冰老人吴雅氏

2008-01-28 09:36

台湾著名作家李敖,不久前访问了北京。这位几十年未曾离开台湾的学者,小时候曾在北京居住过。他在对媒体谈到上个世纪40年代的北京时,提到那时他对北海公园的滑冰场面印象深

台湾著名作家李敖,不久前访问了北京。这位几十年未曾离开台湾的学者,小时候曾在北京居住过。他在对媒体谈到上个世纪40年代的北京时,提到那时他对北海公园的滑冰场面印象深刻,并说,那时他见过一位银须白发的满洲滑冰老人,花样滑冰非常精彩,很吸引人,使他至今难忘。但他并未说出这位滑冰老人的名字。在这里我想告诉李敖先生,当年我也见过这位满洲滑冰老人,而且知道他的名字叫吴桐轩。

说起吴桐轩的滑冰历史,可以上推到清代光绪年间。每逢严冬时节,慈禧太后就组织一些会滑冰的满洲八旗小伙子在封冻的太液池(北海、中南海)上滑冰嬉戏,供她欣赏。在专供她御用的“冰鞋处”30名满洲八旗小伙子中,有一位叫吴桐轩的,由于他自幼练过拳脚,能把武术功夫融合在滑冰里,花样滑冰特别出色,受到慈禧的赏识,并把他提拔为领队。

民国年间,吴桐轩流落到东北,在盛行冰上运动的大连,遇到一些外国人和他比试花样滑冰,都成为他的手下败将。他还到过天津,也成为滑冰场上的明星。他的花样滑冰,曾被摄入电影镜头。有的外国滑冰队也曾请他去做过教练。

抗日战争胜利后,吴桐轩年已古稀,可是在北平的冰场上又出现了这个美髯老人的身影。他仍精神矍铄,滑冰技艺不减当年。我曾在当时的《新民报》上两次报道过这位满洲滑冰老人。

第一次是1947年1月25日,在北海漪澜堂前,我欣赏了吴桐轩的精彩表演。真是花样繁多,像“丹凤朝阳”、“苏秦背剑”、“夜叉探海”、“拜观音”、“单展翅”、“朝天蹬”……。技巧纯熟,精彩纷呈。这些带有武功的花样,不用说在冰场上,就是在旱地上表演也有难度。有人称他是“古典派”滑冰家。他优美的冰上舞姿,在少年李敖的心中留下了难忘的身影,事过几十年他还记忆犹新。

一位白发银须的满洲老人,活跃在冰场上,这本来成为古城的一道靓丽风景,它可以鼓舞年轻人参加冰上运动。但不幸的是,到了第二个滑冰季节,冰场上就再也见不到滑冰老人吴桐轩的身影了。作为曾经报道过他的记者,我又追踪作了一次报道。写了一篇《冰河不见朝天蹬,滑冰人忆吴桐轩》的通讯,刊登在1947年12月1日的《新民报》上。通讯简要介绍了滑冰老人吴桐轩穷困潦倒、忧愤而死的情况:“倔强的性格,也造成他不幸的命运。他年老独身,无儿无女。虽然他一手培育起来的弟子们有的当了卫生所所长、有的当了军需处长,可是他们不养活他,他也不愿向他们伸手要一文钱。好不容易在一个机关里谋了个‘差役’的事儿,又因他生性耿直、爱较真,跟人发生矛盾,打起架来,饭碗又被砸了。这位滑冰老人,遭受如此困境,他气愤极了,忍无可忍,竟在当年8月12日,到总布胡同口上找和他作对的人理论,谁知又打起架来,一失手将那人打伤……”

“满洲滑冰老人被警察抓走了,送进了看守所。只在18日讯问了一次,就继续被关押着。”
“看守所卫生条件很差,吴桐轩得了感冒,又患了伤寒,三日未食,于9月10日,含恨而死!”(《纵横》2006年第01期)

北京故宫旧藏一幅《冰嬉图》,描绘的是宫苑的海子上八旗勇士溜冰的场面。此画为金昆、程志道、福隆安3人所绘,情景是比较真实的。依满洲旧制,溜冰被称为“国俗”、“并为国制所重”。北京虽不如黑水白山间属冰雪世界,但冬至后,北海、中海及通惠河、积水潭等处,都是冰冻如镜。溜冰既是武备又是强身的武术,所以清代每年从立冬到三九,要从北京各族挑选1200人,在冰上培训。通常在腊月初八,由皇帝检阅,内容一是队列滑行表演,等于检阅分列式;另一个是观看个人竞技表演,如金鸡独立、凤凰展翅、蜻蜓点水等等,以高难度又优美的表演取胜;还有滑行中射箭。《冰嬉图》中,有一高大的靶架,溜冰人着长袍,身持弓箭,就是对这种射箭场景的写照。

辛亥革命以后,北京的满族同胞依旧喜欢溜冰。往往有人从朝阳门外,顺河道滑行,过二闸,进入潞河,溜冰到通州。很多人要买几块通州的酱豆腐,端着小碗再回到北京,表示跑完了全程,成为一乐。北京北海漪澜堂前,从清朝到20世纪,一直是溜冰的主要场地。皇帝检阅八旗官兵溜冰在这里,辛亥革命之后直到新中国成立,北京的老少爷们儿,也都在这里溜冰。每年冬天都是红男绿女,盛况空前。在我年轻时,每次骑自行车路经金鳌玉蝶桥时,都要北望北海的滑冰人群。虽然阴云低沉,寒风凛冽,漪澜堂前却是熙熙攘攘,热气腾腾。偶见初学滑冰者摔个“屁股蹲儿”,便引来一片笑声,因为大家称之为“老头儿钻被窝儿”。

天津是九河下梢,不论男女老少,冬天爱滑冰的人很多。小孩子弄一块小木板儿,钉上两根细铁条绑在脚下,就算冰鞋了,京津的小孩都叫它“凌鞋”。胡同里在雪后往往地上残留一条冰,也立即成了溜冰场。京津两地也都有以高龄而著称于冰上的滑冰高手。

北京有一位可谓最后的八旗兵丁,他就是满洲正白旗第三参领第二佐领护军,姓吴雅氏,名桐轩的老人,三十年代已70岁,冬天常去北海滑冰,且要穿上巴图鲁(勇士)大坎肩,在冰上同年轻人一样飞跑,有时还来个“朝天蹬”(单腿冲天),令观者兴叹。五十年代天津,几乎跟吴桐轩同龄,银发银须飘洒的杨元,常在冰上飞跑,有时还要来个单腿下蹲滑行。他是天津“八大家”长源杨氏的后人,也是抗战前“北方左联”的成员,一位木刻家。杨元到八十年代冬天,还常驰骋在海河的冰面上。

冰嬉,除溜冰,冰球外,还有作为交通工具的冰床。冰床像雪橇,即木床下安铁条。当年从北京城去通州、海淀,从天津卫去小镇杨柳镇、葛沽,冬天都可坐冰床直达。皇帝在禁中,北海、中海,也常坐黄帏冰床代步。乾隆皇帝还写过《冰嬉赋》呢!(人民日报海外版2002年01月22日张仲)

    满网推荐内容
    满网热点阅读